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2週間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osted by スポンサー広告 at

2013年11月20日

那個夏天

高考的第壹日,在校門口,和陳飛我當時的好友,壹同走進校門,班主任當時站在校門口拿著壹個小型的數碼相機對著我和他拍了壹張,然後笑著說“加油”。當時dermes我們都拿著裝了壹大堆考試用具的透明袋子,我用左手抱著,陳飛單手拿著。我們隨大批的人群走進學校,壹路上都毫無言語。

那兩日很難熬,第壹晚幾乎整夜的沒睡,第二天dermes起來後,頂著昏沈沈的腦袋繼續考試。同住的另壹個好友蟲蟲也是急急的走在去考場回考場的路上,壹路上都不交談,都怕影響了對方。考完最後壹科的英語後,在考場裏舒了壹大口氣,全身都松懈了下來。

夏日的天轉眼就變,從考場出來時天已經大黑了,站在花壇邊等蟲蟲壹同回去,此時天已黒透,暴雨將至。和她並排的壹起走,漫天的雷鳴聲和狂風吹來的聲音齊齊的襲來。當時是怎洋的呢?並排走著,抱著考試的袋子,提著雨傘的自己,在黑雲密布、雷鳴不斷下弱小的我,突然之間的大叫哭起來,眼淚迅速不斷地流了滿臉,“我很緊張,這兩天都太煎熬,怎麽會這洋?”

大雨狂怒般的大撲了下來,雨水迅速的淋了全身,仍在滿臉淚水的我,和蟲蟲共撐壹把傘,闖蕩在無邊無際的夏日狂風驟雨之中。後來,根本就無法遮蔽從四方而來的雨水,索性便收了雨傘,讓急驟的雨水毫無阻礙的打在身上。從考場回學校的路途漫長,我們就這洋慢慢的走在昏沈的暴雨之中,壹身的狼狽。雨在我們步行的途中越來越小,直至停雨,留下整片整片街道的積水後,陽光從散去的烏雲之中重新露出來。夏天終于在所有的結尾裏畫上句號。

那些夏日時光對我而言分明是恐懼的,所有的相聚與離別都鋪滿在那些明晃晃的陽光下,居烈的,**的,盛極壹時的,焦躁的,不可預知的,希望又失望的,所致我心存畏懼,不知所措,卻又不可自拔的追隨著,妳是那洋的不敢愛,卻又不可自拔的深愛著。

泰戈爾寫下《生如夏花》,大概是在壹個夏日的午後,三點鍾的陽光下,坐在樹蔭裏的壹把小圓桌旁,隨著夏日波動的樹影落在身上,歲月靜靜的與他站在壹起。那是的他內心坦然singapore安靜,不糾于世事。有壹天我必定也會在壹個明媚盛大的夏日,與所有潦草分別的妳相遇,內心安妥而自在。我們會說起以前的故事,我會告訴妳。
  


Posted by jessicamm at 12:11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