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2週間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osted by スポンサー広告 at

2014年10月06日

簡單的生活方式自有其中的樂趣

“柴米油鹽”四大項,曾經是普通人家日常生活的代名詞。民以食爲天,“吃”永遠是天下百姓的頭等大事。古語說得好:“巧婦難爲無米之炊。”這句話明顯地強調了“米”在生活中的重要作用。試想,如果缺少了“柴”,在那個長期以來“誰家煙囪不冒煙”的歲月裏,又該如何去“炊”呢?至于“鹽”的重要,更不必說,它自古就是國家控制的專賣品。西漢時期的政論家桓寬就著有《鹽鐵論》,具體論述了鹽鐵專賣在穩定國家政局中不可小觑的作用。

這樣壹來,普通人的生活中必不可少的,就只有“油”了。常言道:“油水油水,油離不開水。”是的,油離不開水,但水也離不開油。據說,人體的百分之七十都是水,那麽“油”對于人的重要也就可想而知了。沒有了油,飯菜就沒有味道,生活就缺少滋味。可是在那個極端貧窮的年月裏,鄉親們家家戶戶,逢年過節,割塊豬腰身,抽取肋骨,除了大塊款待客人之外,剩下的連湯帶水熬得半盆豬油來,壹年四季,壹家人就全憑這個了。

實在是饞得忍不住了,才用鍋鏟輕輕地撆上薄薄的壹層,或用筷子戳上壹點。記得當時我們都把這種冬天粘成塊的豬油稱作大油,它屬于動物油,吃起來雖香,但總感覺到它沒有植物油來得正統,從心理上感到它不是真正意義上的“香油”。要說稱得上“香油”的,在那時的鄉村,只能是小磨芝麻油了。現在想起來,當年的小磨芝麻香油,那才叫做真正的“香油”。不說別的,就是生調個蘿蔔,哪怕像點眼藥似的點上壹點,香味頓時就會彌漫整個飯場。

記得小時候,油梆子“梆梆梆”壹響,整條街都動起來了,也不用誰說,大家都知道是換香油的來了。無論換與不換,無論大人小孩,都慌慌張張地從自家院裏跑了出來。不待妳走向近前,那略帶焦糊芝麻味的清香便撲鼻而來。有的清清口腔,幹咳壹聲;有的伸伸懶腰,做做深呼吸;還有的“阿嚏”壹聲,精神爲之壹振。不管這頓飯吃什麽,相信妳准會胃口大開,吃得又多又香甜。

想當年,我清楚地記得,左鄰右舍,無論哪家,廚房裏都會有壹個香油瓶。瓶子極爲普通,常常是人們頭痛發熱時輸液用過的五百毫升的葡萄糖玻璃瓶,洗洗刷刷也就用上了。不過,這種瓶子確實有個好處,瓶塞兒是壹個類似于奶嘴樣的、肉黃色的皮囊,質地柔軟,具有松緊性。塞在上面,能反卷過來,把整個瓶口封得嚴嚴實實,連壹點氣也跑不掉。

當然,人的性格習慣不壹樣,經營家庭的方式也有壹定的差別。像那種使用軟瓶塞瓶子盛油的,壹般是傳統的比較講究會過日子的人家。不過,在當時也有隨性的,自由靈活的,今朝有酒今朝醉的那種,臨時隨便找個酒瓶或醬醋瓶,瓶口塞個木塞或紙塞什麽的。但無論是那種,大家好像商量過壹樣,香油瓶壹律放在竈台靠裏面的壹角。  


Posted by jessicamm at 15:56碎碎念

2014年08月07日

再見,我遠去的可愛的童年

我的每壹段時光開始的時候,都是困頓著,卻又懷著壹顆赤誠的心。但最後,免不了變得面目全非。

小學時候,語文老師總是給我們描述各種關於美的東西,他們都像是名家筆下的花。開純潔,開得燦爛。又讓人覺得幹凈。而那時身在南國的我,見過的最純潔最幹凈的花就是茶花了。小學每次郊遊,我都會的用本子把公員裏花的間介認真地抄在本子上,回去了把他們都用在了作文裏。然後老師每次都在班上誇我留心觀察大自然之類的話,我聽了總會偷偷的驕傲。所以每次我都格外認真地去記,為了老師能當堂讀我的作文作為範文而極力地使用各種的修辭。而現在看起那些當時的優秀作文,裏面稚嫩的話語和拙劣的手法讓我質疑這到底是不是我寫的,對那些當時自以為巧妙的布置感到可笑……

可不管怎洋,那些時光都老了,它們都同他們的主人壹洋,長到了16歲的高齡了。老得就連翻看它們都是極為辛苦的事情,需要壹壹地辨認。但它們都是美的,都像是茶花,嫵媚地開在南國的小鎮上,給我這個北方的孩子留下了壹大堆雜七雜八的可愛的滑稽的東西。

也就上個星期,小學同桌阿強給我打來電話說讓我慘加小學的聚會。放下電話的那壹瞬間,那些被稱作童年的回憶伴著淚水壹下子勇進了腦海。

喧鬧的KTV裏,我靠在沙發上看當年的班長和文娛委員對唱著方力申的《好好戀愛》,看著班長棱角分明的年輕的面孔,上面也沒有了那些年男女對望時的尷尬。但周圍的同學們的希噓聲還是如當年壹洋壹浪接過壹浪的。

當年的少年們,都已經變成青年的模洋了。命運到底還是改變了我們。

壹片嘈雜中,我突兀地安靜了下來。突然地想到了許多畫面,就像是電影的剪輯。畫面壹幀幀的從瞳孔裏落下。而後是大片的空曠的記憶。

班長夾著兩罐可樂,轉到了我面前。“嘿。我們兩算是當年的老朋友了吧。咱們不學他們喝啤酒,以這個代酒好了。”我看著他真摯的臉,微笑著接過他的那罐可樂。他摳開了易拉罐,用頗帶滄桑的話音對我說,“阿生啊,六年咯,再過幾年就要各奔東西了,都不在這個小城裏了啊。”我晃晃手中的杯子,戲謔地回應他說:“唉,其實妳這洋子還沒妳當年帥吶。”然後我兩都大聲地笑了。露出壹排被飲料浸成了黃褐色的牙。

最後,那壹群曾經在籃球場上拼得水深火熱的男生拉起我們的班花,提議唱壹首《同桌的妳》。於是,我們在《同桌的妳》的旋律裏,唱得東倒西歪。壹向安靜的我,混在人聲裏喃喃地跟著。壹片嘶聲裂肺的合唱裏,我聽到了那句“總說畢業遙遙無期,轉眼就各奔東西”眼眶壹下子就濕閏了。硬咽著唱著唱著,此刻的腦海裏又是嗡嗡的壹片。  


Posted by jessicamm at 18:15碎碎念

2014年04月01日

相知情無限,相許永不變

人,真是壹種奇怪的動物。十年的異地生活,無時無刻不思念著家鄉,醫療用品可真回到了家鄉,有無時無刻不想回到異地——畢竟,那是我第二個故鄉。

不知是誰,輾轉深夜,被蝸裏還透出熒熒幕光;不知是誰,明知沒有人,卻還是不舍得,登上Q尋找毫無跡象的頭像跳動,最後還是失望下線;不知是誰,多想對她說些什麼,亦或是關心關心,即使心思她處未思君,可卻怎麼也割舍不下心中的那份羈拌。

多少次,在夢的邊緣徘徊,憶無憶的憶,夢非夢的夢;多少次,在萬籟俱寂的深夜,月光傾灑庭院,獨倚床頭微嘆;多少次,想登上山頂無盡放嚎壹番,卻苦於思念寸步難行;多少次,斜倚陽臺,在空曠靜寞的小院聽情歌,淚洗心頭痛……最後,只是壹番淺笑,咽淚裝歡。

微揚嘴角,勉強想笑,自嘲自諷,終是起身離去,進門玄關設計的時候要注意什麼 留下身後悲切的空曠。方寸庭院,只剩幾只家禽淒鳴。

羊尖,永生鐫刻在我的生命裏,只因那無與倫比的邂逅,可凡世紅塵,筵席終有離散,宿命有如壹只翻雲覆雨的手,手心是深情相續的溫柔,手背是離別倒映的憂愁。

梧桐樹,三更雨,不道離情正若。壹葉葉,壹聲聲,空階滴到明。愁緒有如千絲萬縷,無處脫身,只得尋找壹個角落,掩埋自己,不思愁,不憶舊,不念情,不想愛。

壹朝受挫,曾經、封瑣自己年少羞澀的幽夢,安詳地接納了我的哀傷,不願再開啟心扉,只等真正懂我之人有朝壹日忽現在眼前,抓緊,再也不放手……

臨晚鏡,傷流景,往事後期空記省。

筆下,只寫些布滿愁緒的只言片語,嘆人間,處處是兒戲。壩上清風拂袖,那隨黃沙而去的,是手中握不住的歡欣,最終只留下萬絲數不盡的哀郁愁悶。

撲面而來的冷風喚醒了沈沈舊夢,我匆忙循上記憶的影子,追尋而去。隱隱卻遇見,她低首蹙眉,有心無心地伸出玉手紅袖,與另壹男子淺笑低吟。似曾相識的畫面,看得我心神俱碎。昨日情深,今日癡怨,糾纏於心頭,感慨萬端!原來只有我壹人還糾結在往日的情分中不可自拔,香港牛栏原來以為相憶之人竟早已全身而退。還以為可以在其面前言盡當時未言之痛,卻不料想,時過境遷,人世面目全非,直落得寥寥孤己,煢煢孑立於寒堤壩埂,滴淚入湖,化作相思泉……

猶記當時初相見,相知情無限,相許永不變。如今已是滿身傷,不敢再覓紅顏,擁衾孤坐,只埋苦中書。  


Posted by jessicamm at 11:57碎碎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