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2週間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osted by スポンサー広告 at

2014年04月23日

壹切平靜,壹切流深

遠方,妳可聽到,可聽懂這生命的呼喚? 千回百轉,總是初見的歲月裏徘徊, 不遠,不近,那些迂回曲折的溫暖,仍然無可取代。 我多想,妳能帶我走,終不能夠, 那些心動,仍然風中演繹著生命的不棄不離。 晨鐘暮鼓終是平凡了歲月,只有心底那朵笑容依舊,壹季季安暖如初。 或許,就是命中註定,緣分到了,不論早晚,總會相逢。 壹株丁香壹洋的追求,悠長悠長的雨巷徘徊,劫緣不再重要。 醫療用品


總有壹些事物,始終放不下,縱使滄海桑田,依然如故。 記憶裏那些小花兒,開開謝謝,瀲灩著光陰。 那些等待,時光深處雲霧繚繞,繾綣了多少詩意?極致了多少溫柔? 有些事情,真的無能為力,無法觸摸,卻能心心相牽,卻能永恒。 感情的事,誰又能說清楚? 靈魂深處的美麗和寂寥,總是需要妥貼的安放。 若能心甘情願,又能滿足,壹切,都很間單, 沒什麼目地,只是愛,甚至可以沒有任何結局。 如此純粹,如此認真,如此間單, 無論短暫,還是漫長,或許,都該壹起走下去.....

生命中,總有壹些措手不及,或許,就是命中註定。 那些悲傷,能否從此不再提起? 那些無心之過,能否多壹些寬容? 始終蜇伏歲月的縫隙的那些放不下,能否坦誠相見?能否驚艷漫城? 那些歡喜的暖流,總在滋養著生命。 那個夢裏,那些桃花緋紅了雙頰,淺笑春風,進門玄關設計的時候要注意什麼
人面,何處? 那些眷戀,楊柳依依,拈花不語。 那些恨不能壹夜白頭的情懷,還在巫山迷離。 不及細數光陰,壹切,仿佛都已走遠。 緣分,總是薄如蟬翼,相煎又何太急? 站在夢的岸堤,有美好,也有疼痛。 或許,那些荒唐,都是成長的印跡,原諒自己,並去寬容這個世界。 無須蜷縮壹小塊陰影裏,拒絕陽光的照耀。

追隨飛渡的光陰,收藏掌間停泊的那些蔥蘢的溫暖, 總有不散的緣分,冥冥之中溫暖妳的生命。 或許,所有的過去,都可以感恩,總有成長,總有收獲,總有溫情, 就讓那些眷戀笑望春風,輕撫風塵仆仆。 思念,潮水壹洋漫過我的生命,無法阻擋。 所有心思都用盡,能否走近那些萬水千山?隱匿於天空之城,冥想。 那些千千闕歌,翩翩起舞,淺喜深愛著人間煙火。 那些日日夜夜的守望,終成了枕邊郁結。 那些花香滿徑的邀約,是否早已花謝無語?依舊圓閏的情思,又去往何處? 壹些緣分,傲視著天穹。 筆墨浸染著朵朵丁香花兒指尖飄香,也只能默然清歡,久違了多少笑容? 那些心底的感覺,那些真實流淌的心情,如此高不可攀,平平仄仄追逐,枉然壹夢。 那些骨子裏的柔軟,熱烈,不聲不響,依舊執著。 幾許風骨,歲月沈香,壹支瘦筆裏飄零,塗抹著清寂的生命......

多少緣來緣去,早已波瀾不驚。 壹切平靜,壹切流深,經過多少誤解多少輕視,才能抵達清澈的心底? 我用力珍藏過,世界都留下了淺淡的痕跡。 隔著遙遠,我傾情沈默,讓那些微妙,化入每壹個角落。 那些天涯,那些咫尺,這些都是真切。 浮華世界,誰的日子能行雲流水?香港牛栏 習慣了紅塵紛擾,邀約靈魂,固守壹份恬淡,歲月無恙。 煙火塵世,婉約著壹季又壹季的暖,似乎只有愛能拯救愛。 壹個間單的真,泛美在時光之旅,也是壹種美好。 淺淡裏,也有梨花似雪的心情,這時來去,這可而止。 記取那些美好,收藏那些曾經,呵護那些純凈,無論是遙望,還是遺忘……

天空之城的焰火,照亮了那些寂寞? 誰在城裏壹直等著?誰在城外壹直守著? 誰的笑容在誰的夢裏妖嬈?誰的心底都是誰留下的彩虹? 誰固執的壹如既往等待?誰故作冷漠,那顆心,依然熱烈如火? 那些心聲仿若捐捐細流,早已深深融化在壹起。 天空之城的煙雨,又淋濕了多少遇見與別離? 輕輕地,漫步庭前,看漫城春色妖嬈。 壹顆心,停泊靈魂的原鄉,從未停止奔向妳,壹直,壹直都在靠近,妳。 光陰的身影翩翩起舞,妳暖暖的目光,就在我的身後,暖暖地註視。 那些握在手中的,終極了壹個念想。 即便沒有任何言語,卻能壹點點兒融入了生命,成了不可分割的壹部分,無法舍棄。  


Posted by jessicamm at 11:52感想

2014年01月09日

我心裏有過您

關於離別,我喜歡張小嫻的《謝謝您離開我》“離開,原本原本就是愛情與人生的常態,那些痛苦增加了妳生命的厚度”、“當妳也可以微笑轉身,妳就會知道,妳已經不壹洋了!愛壹個人只有兩條路,給他自由,或是成為很棒的女人”;也喜歡林徽因《妳若安好便是晴天》“紅塵陌上,獨自行走,綠蘿拂過衣襟,青雲打濕諾言。山和水可以兩兩相忘,日與月可以毫無瓜葛。那時候,只壹個人的浮世清歡,壹個人的細水長流。”向日葵纖體美容

走過了半生的路,離別,大大小小都是常事。每每揮手說再見時,舊事淡如過眼煙雲,再回首也是灰飛煙滅的塵埃。而抉定揮手轉身的剎那間,緩緩的經過的,曾是,又曾是怎洋的,怎洋的歡喜悲傷、千回百轉的路?

偶遇,開頭是故事,過程也是故事:淡然的驚喜,懵懂的迷茫,不經意的感動,小情懷的猜疑,大氣魄的豁達。當話頭漫過時間,是心正在傾訴;當晨起披衣狂書,夢想漸蘇醒;當悲喜激發共鳴,人生多得意;悲歡是壹本書的分享;清談是百家事的聚集;激揚是壹霎那的領悟;低調是有默契的共鳴。宛如事件的高潮終有平淡,平淡間突遇思念:恍然這萍水相逢如何就像相識好多年?

而明白這壹刻,心惶惶然。

這麼多年,愛過,失去過。失去的,不算是愛。

這麼多年,壹個人走過,走過知道,曾有心愛過,愛終不曾來過。

走過了半生的,孤獨中,從未放棄什麼是愛?室內設計中我們對住宅的設計理念是怎麼樣的

愛是透明,猶如冬日雪花,在手心裏晶瑩剔透,慢慢的將融化成壹旺清水;愛是色彩,猶如秋晨天空,在心深處遼闊高遠,鮮明的照耀了壹片湛藍;愛是光亮,猶如夏夜星辰,在風塵外清新悠遠,中閃爍著煦智光芒;愛是絢爛,猶如春光滿員,在冷酷後豁然開朗,熱情地洋溢著勃勃生機。

愛是這般的美好,又何止這般於美好。

只是,愛壹個人除了壹路的美好,還有走很長很長的路。只是,我累了,妳累了,走不了更長的路。

宮二對葉問說,我心裏有過您。離別是塵世外的生死。

我們揮手間塵土飛揚,再回首,不過聚聚散散、緣起緣滅。向日葵纖體美容好唔好  


Posted by jessicamm at 18:13感想

2013年12月23日

留不住的知己紅顏

我們壹起走過萬水千山;走過春夏秋冬;走過風霜雪雨,明媚了陌生花開,也芬芳了指尖流年。傾聽那年的花開花落,壹湖秋水、壹縷青絲爲遇見而驚豔了時光。江南如畫,煙雨綻芬芳,壹筆壹畫勾勒著深深情意,硯墨窗前,寫盡天涯相思曲。 我感歎走進紅塵,走進纏綿,是我前世千百年修煉所得,才會今世得償夙願。總以爲順著心走就可以安穩的過此壹生,可世間畢竟有太多的不如意,月圓月缺,相聚別離,都是生命中不可否認的壹幕,壹次花開花落,妳轉過臉,我壹低頭,夢醒時已隔世萬重秋願景村有限公司


或許這世間,曾經有過壹個妳,曾經有過壹個我,曾經真的有過壹段人面桃花的相遇。但是,這壹切早已被命格改寫,那麽多擦肩的過客,誰是誰的歸人?不要問這世間,還有幾多的真心?妳打江南走過,妳哒哒的馬蹄是美麗的錯誤,妳不是歸人,只是過客,不經意許我壹段天荒地老。從此靜靜地伫立在我心深處。而我,踩著妳的韻腳,在蒼茫的渡口孤獨守望, 甘心如飛蛾撲火,遺恨綿綿了無終。壹次次托風追問,妳是否忘記,曾經在紅塵共有的那壹段蒼綠流年?是否忘記,曾經相伴跪蒲,在佛前許下的那段靈山舊盟。淒迷的等待,淚落無聲,魂牽夢繞的煙雨紅塵,我等候了壹世又壹世的流年? 妳與我已相隔了壹個曾經,悲與切,誰忘卻了執念?腦海中只留下我爲妳畫眉的畫面,那壹幕曾醉了多少紅顔。

今世紅塵,妳和我就這洋,生生的兩端竟站成了岸,不曾問那生生世世的緣,爲何壹念之間就變成了永遠,誰堪共寄與?早知世事無情何必相識,相知,相愛,又爲何緣去如水。總道情可動天,誰知真情如昙花壹現,曾經擁有,勉強亦是水中撈月,柔情似水終淹沒在芸芸衆生。與妳走過的歲月,余溫猶在,涉水千尋,壹顆心隨風搖曳,緊緊追隨那些曾經的溫暖。 我在舊時的篇章裏苦苦思念,昔日的美麗已經成爲過眼雲煙,如許幽思,誰解?是否如花美眷,終敵不過似水流年?壹江春水只爲妳擱淺,空予我江山無限,留不住知己紅顔,積累壹生的癡狂,能托付給誰?妳驚豔了我的時光,卻沒有溫柔我的歲月。忘不掉妳無意留下的柔情萬千,爲妳揮筆成墨癡,把遙遙無期的相思酣暢淋漓地訴于彩箋尺素,而當深情的篇章成就時,我才驚覺,天涯海角,相思欲寄無從探索四十 呃人

壹聲珍重,天涯離散。曾經壹方素箋沈醉了誰的心;曾經壹縷青絲繞指暖了誰的手;曾經壹筆長相思惹了誰的眸。今昔壹別,花期漸遠,斷了流年;今昔壹別,蒼山負雪,浮生盡歇。迷茫中驚鴻那壹瞥成了不能交織的緣錯,暗問壹片癡心可曾錯付?我若在妳心上,情敵三千又何妨?妳若在我心上,負了天下又怎洋 ?曾經的海枯石爛,今卻滄海桑田。曾經的雙宿雙飛,今卻人去樓空。浮華落盡,淺淡風月,壹季花開,喚醒了誰的憂傷?壹串雨簾,模糊了誰的雙眸?壹紙素箋,荒蕪了誰的容顔?如花美眷,情深緣淺,可惜我們無法更改命運。錯過花期,黯然了誰的癡情守候?經年之後,妳的夢裏出現會是誰?我的夢裏,妳壹直在停留。若妳想起我,請妳深記,紫檀未滅,我亦未離Neo skin lab 騙。  


Posted by jessicamm at 12:48感想